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把性感师妹灌倒后我夺她初夜

时间:2018-06-13
大飞,今年已经33岁,在英国上的大学,大学毕业后回国,家里把我留在本市一所比较好的高校校团委(很无聊的地方),研究生毕业又转成了教学编。在学校工资虽然不算太高,但是十分稳定,一年两个假期,平时工作时间又很短,有许多空余时间可以去做其他喜欢的事情,特别是大学校园里美女大大的多。所以我对目前的生活状态还算满意。
我天生的性格可能是不喜欢拘束,喜欢自由在、天马行空,再加上有点花心,不想为了一棵树失去了整片森林,所以在上学期间虽然也交往过几个女朋友,但交往的时间最长也没超过半年。
直到毕业,工作了两年,虽然我和身边的异性朋友关係都很好,但一直都没有再找女朋友。我不急,但我的父母确有些急了,说我都这么大了,现在生活又没什么负担,也该找个知心的人了,父母不可能陪你一辈子的。我本身是很孝顺的,毕业之后就不想让父母再对我的事过分的操心伤神,我自己本来对找女朋友就不排斥,只是玩的时间长了,心有点懒了,总想着我还年轻,男人又不怕找不到老婆,再放一放无所谓,就这么一直托了下来。既然父母想让我找,我一想也是,总不能就这样一个人一直下去了,就决定好好找一个人谈谈,合得来的话就结婚,给他们二老生一个大胖孙子,让他们放心。
不久,我就找到了我的老婆,我带的第一届也是最后一届学生(金融学院的辅导员出车祸了,领导说让我锻炼一下就当了一年多的辅导员),也是我的小师妹。她叫李芸,比我小5岁,我们学校金融系读研究生。美女没有几个学习好的,她绝对是个例外,人长得漂亮,身材也很棒,成绩十分优异,真是上天对我的眷顾。
我记得第一次见她时简直就被她给迷住了。
由于国家教育部要来学校检查,整个学校可忙翻了天。导员是最受累的。又要应付学院,又要管理学生(好在我带研究生相对好管理些)。天天加班整理材料,就俩三个学生会的来帮忙,累得我天天回家就睡。整了的又一个多星期才完事。领导们又让我们去检查寝室,而且是每天都的检查,一听脑袋都大了,上楼下楼不累死。但我检查到女生寝室时,我突然觉得这活也很好。也就是因为这个我遇到她。
由于研究生是大班,哪个系的都有,寝室有的不在一起,检查起来很麻烦,楼上楼下的跑了好几趟,男生寝室简直就是猪窝,费了很多口舌,才检查完。到了女生那里,虽然也很累,但是很有动力。由于都上了研究生,不像大一新生那样害羞,寝室走廊里经常看到穿得很少的乱串寝室,记得当时我都有点傻眼了。进各个寝室时里面的春色诱人。经常看到美女们穿着小内裤走动。床边、床上也经常看到换下、準备要穿的内衣,有的内衣还很诱人。
记得当时我敲完我们系的研二女寝进屋时惊呆了,我看到了我是没穿着薄薄的睡裙在擦头髮,当时我俩都愣了一下,胸前突起的美胸上两个粉红的小豆豆简直太诱人了,下身什么又没穿,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毛毛,应该是刚洗完澡。我们脸都红了下来(大家是师兄妹吗)。我说明了来意,退到了寝室外。一会门开了,让我进去检查。此时的她,穿上漂亮的运动短裤。身材很丰满、十分匀称,我最喜欢的是她的两条长腿,经常运动的结果使之十分修长笔直,简直就是上天造的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光滑细嫩,没有一丝赘肉,白净的毫无瑕疵,呵呵,这样的美女谁见了都会眼馋的。当时的我哪还有心思检查呀,下面都支起了帐篷。也忘了当时都说了些什么,只记得晚上我失眠了。
以后我每天都特别愿意检查寝室,尤其是女寝。因为每天都有惊喜。
没过多久,教育部的领导检查完毕了,据说对我们学校评价很高。我也在没有啥理由天天检查寝室了。但是我和小师妹的联繫却逐渐频繁了起来。
由于我俩是一个师门的,我经常在实验室见到她(其实以前我很少去的),有时开些玩笑,慢慢地变的很铁了。
每天我都会找她一起吃饭,她喜欢我带她去教工食堂,哪里的饭菜要比学生的强,而且种类多。记得她说他早就知道我这个人,但是没见过。只知道我家里有点背景,读研究生也不学习,考试时也不一定去,同学们都人我是玩物丧志的公子……
「我像吗?」我忙问。
「有点」她笑着回答。「没想到你居然给我们当导员了!」
「我就不能给你当导员,小哥工作还是很认真的」
「恩……,就认真研究女寝了吧」
「我哪有,对灯发誓,我绝对没有,我检查寝室都是9点以后,啥也没看到过……」
「那你上我们寝呢……」
「意外,我也没看到啥……得,明天我请你吃大餐,给你赔礼」
第二天是週六,我破例早起还洗了个澡,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给她打电话。
「morning,起床了?」
「早起来了,你不会刚起来吧?」她反问道。
「我可早起来了,怕你起不来」
「我可没有睡懒觉的习惯」
「那行,你等我,5分钟保证到」
我飞一般的走出了教工公寓,开着我的RAV4直奔她的寝室楼。从远处看到,她刚走出寝室楼,在楼门口正来回看呢。我把车停到楼门口,并没有招呼她。打算和她开个小玩笑。
只见她不住的东张西望,不是的看看表。
我心里暗喜。不一会电话铃声响了,我看是她打的,我看是并没有接,直到第三边,我不得不接了,怕她生气。
「你在哪那?不说5分钟就到吗」
「我在你们寝室楼前呀,你在哪那?」我反问道。
「我在楼前等半天了,没看到你呀。」
「哦,我在车里呢,没下来」
「我们楼前就一个白色的车呀,你在哪呢?」
我看气氛不对赶紧说「我就在那车里等你呢」,我一边说一边打开车门,向她挥手「Hi,美女,请上车」。
她上车后,我赶忙关上车门,繫好安全带,说了声「美女,出发了!」
「你到了,为啥不知声」她生气的问我。
「开个小玩笑,别介意。」
「我咋没见过你开车呀?」
「我比较低调,呵呵」
「你?拉倒吧。」
「上班也没啥事,就不开,今天不是陪美女吗」
「你说你像个老师吗?油嘴滑舌的……」
「走吧,逛街喽!」我挑头驶出了校园。
「我们上那呀?」
「先逛街,行不?」
「好哇!我好久没逛街了」
我们在新世界百货逛了2个多小时,我买了两条牛仔裤,给她也买了一条,还给她买了一条连衣裙(她穿上感觉特有女人味),另外买了一条领带让服务员包起来。累死我了。
我俩紧接着又去了一家本市比较有名的沙龙,修了一下头髮。让她换上刚买的连衣裙。(当时,我感觉她简直就是天仙)
「走,吃饭去了!」我对她说。
她似乎觉察到什么,问我上哪去?
「去了你就知道了」
突然我的电话响了「你在哪呢?大飞,赶紧过快来呀」
「到了,到了」
她问「谁呀,找你有事呀」
「我妈,没事。今天我爸过生日,中午家庭聚会,他们都到了等急了……」
「哦,那你赶紧去吧……」
「别,说好了,今天请你的,一起去」
她被我强行拉走。
「大飞,你咋才来呀?」姑姑问我。「这位是我未来的侄儿媳妇,来,来到姑姑这来……」
一听说我带女朋友来,家里都聚了过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弄得她满脸通红,头也不敢抬,十分尴尬。我忙解释说别瞎说了姑姑,这是我师妹,她叫李芸……
这时老爸说话了,来来大家坐下唠。
我把买的领带送给老爸,他十分高兴。
吃饭时,大家的话题也是我和师妹。姑父说让她也留校,姨夫说让她考公服务员……
这次聚会持续到了4点多才结束。我俩感觉很累。提出先走一会。大家也很知趣。临走老妈给我拿了1万块钱,让我给她买点东西,姑姑拉着她的手说「你俩好好处,他要欺负你我我打电话……」
「你家里聚会还带我?……」给我一顿训话。
「走吧,说好了请你。吃西餐去」
她有点不愿意,还是被我硬带走了。
我俩找了一家不错的西餐厅,点了点吃的,开了一瓶香槟。
「我家人还行吧?对你多好」
「太热情了,我有点不习惯……」
「做我女朋友吧!」我掏出準备好的玫瑰。
她低头红着脸。没有回答。我起身走到她面前,抱住她,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不知声,就同意了,我知道了」。
她刚想说什么,我就把嘴移到了她的嘴上,和她热吻起来。好长时间她把我推开,红着脸说「这么多人呢……」
我俩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心的吃起来。
吃完西餐,我俩往出走时我搂着她,她也没反对。
就这样我俩算是交往了。但并没有身体上的接触,只是接接吻,我摸过她的胸,在往下进行时不是被外事打断就是被她拒绝了。为此我十分郁闷。
我住教师公寓,好几次让她过来和我一起住,她也坚决不肯,非要住她自己的研究生宿舍不可。同志们想身边放着这样一个大美女,却只能拉拉手、摸摸胸这让我如何能够安下心来。况且我是个比较性急的人,佔有慾又很强,我想尽早征服她,我就不信生米煮成了熟饭,她还能怎么样,最多和我生几天气,到时想想办法哄哄她也就过去了。说不定等她尝过了性爱的滋味后,就放不下了,来主动要求呢。
不久,机会就来了,我说我要过生日,当然要她来陪我了。她也爽快的就答应了,还说要在生日那天给我一个惊喜。什么惊喜?难道是她要提前跟我那样?想想又觉得不可能,管他呢。生日那天,我和家人吃完中午饭(席间亲人们都问我她咋没来?我俩处的咋样了?啥时结婚),我也懒得回答,就找个理由回学校了。再回去的路上,我给她打了电话,问她在哪,约她出来。她说她在寝室等我半天了。
当我见到她时,被惊呆了。她居然穿了一件暗紫色的显得十分妩媚的连衣超短裙,中间一条黑色的细腰带轻轻的数在小蛮腰上,两排和裙子同一颜色的装饰袖扣从腰间开始向上延伸,上衣居然是无领的低胸开口,洁白细腻的肌肤水灵灵的呈现在眼前,更要命的是低胸衣的开口居然隐隐的露出了胸前那诱人的「事业沟」,随着呼吸时隐时现,充满了无尽的诱惑,脖颈上繫着一条极细的项链,更是妩媚中投出一种高贵的感觉。两条修长的美腿上穿着一付黑色的长筒薄丝袜,将她大腿的线条完美的勾勒出来,显得极其性感。脚上穿了一双紫色的半高跟鞋,与她的裙子搭配的恰到好处。披肩长髮,脸上显然也精心打扮过,画着淡淡的彩妆,睫毛也涂上了睫毛膏,性感的樱桃小嘴上涂着亮色口红,显得娇嫩欲滴。整套着装配合上她那完美惊艳、明眸皓齿的容颜,散发出一股对异性极大的吸引力。我一时无法适应。虽然师妹本身就是个大美女,穿什么衣服都好看,但我看的多了也渐渐习惯成自然了。今天这种有这么大尺度突破的着装让我感到十分震惊!
看到我傻傻的盯着她看,她嘴角微翘,有些不好意思笑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不认识我了?」我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拉她上车。上车后我在那傻坐了半天。她说「想啥呢?开车呀!」
愣了半天,我才回过神来,开车走出了校园。
我俩在超市买了些吃的,对她说「晚上我给你露一手」顺便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上哪去做呀?你会吗?」
「我们家呀!你就等着享受美味吧」
「又上你家!」
「我俩的家,我在开发区有套房子,就回那」
一会我俩到了我们的小区,我把车停在停车场,上楼了。
「这么漂亮,你父母那?」
「在家呀!」
「来,看看我们的家,喜欢不?」
「我可不和你一家的!别瞎说。」
「不认账了!」我抱住她,「喜欢我们的回家不?」
「喜欢!我就喜欢大房子,这格局真好。」
「来,老婆大人请审查,看那需要改进」
我带她在屋里走一圈,她很满意。
我俩在厨房忙了2个多钟头,一桌晚餐做好了。
叮铃!叮铃!门铃响了。怎么会有人来呢?平时我这很少来人的。我正纳闷呢。她跑去开门了。
原来是送蛋糕的,「我没定呀?」我说「你走错地方了」
「我定的」她说「特意为你定的。」
原来在做饭时她问我者的具体地址是为了叫人来送蛋糕。我十分高兴。用力将她拥在怀里就要吻她。她稍微用力挣脱我的怀抱,说道:「色鬼,干嘛啊?你可不要胡来啊。」
我说:「我的宝贝,你穿成这样,如果我还不这样简直就不能算男人了。」
她有些羞涩的说道「你不是总希望人家穿成这样吗?怎么了?不好看吗?」
我说「好看,好看,太好看了,连女人见了你都会爱上你的,我的宝贝,想不到你这么会打扮,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来让老公抱一抱」
「讨厌,快点吃饭吧,一会都凉了」。
我在酒柜里找了一瓶比较好的红酒打开。自我吹嘘一番,我的厨艺还是不错的,平时只喝水的她也在我的劝说下决定破例喝一点红酒,说只能喝一杯的。我赶紧把红酒给她倒上。她把生日蜡烛点着,并让我帮灯关上,闭上眼睛。整个屋里的气氛显得十分暖昧。耳边想起了她唱的生日歌。师妹似乎也有一些这气氛所感染了,显得有点兴奋,我俩说笑着,不知不觉间,一把一杯红酒都喝下去了。此时的她在酒精的作用下,两个脸颊泛起了片片红晕,呼吸也似乎变得有些沉重了,坚挺的酥胸随着她的呼吸起伏着,身上的香水味道随着酒精的蒸发散发的愈加浓烈,让人陶醉。
我问道:亲爱的,这酒还不错吧?要不在来一点?
「好啊」
我趁热打铁,一杯酒不一会又让她喝了下去,这时的她似乎有点不胜酒力了,但意识却还是清醒的,说道:「今天喝的太多了,不能再喝了。」
我说道「好哇,那就到次为止。我去给你倒一杯水」。
接着打开了音响的开关,轻柔优雅的轻音乐飘然而出,瀰漫在整个空间中。我看着师妹,那张完美无瑕的面庞泛起阵阵红潮,整个人有些慵懒的轻靠在椅背上,让人不禁想要去怜爱她,更想要去征服她,真是一个天生尤物!
我走到她身边轻轻握住她的手,感受着她那细腻的肌肤,嘴巴凑到她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说道:「宝贝,你今天真漂亮!」说着,将她揽入怀里。我搂着她,我底下的小弟弟此时早已将我的裤子支起了一个小帐篷。
再看师妹,还是没有什么太大反应,依然靠在我的肩膀上似乎很享受的样子。我将一只手悄悄的由她的腰间滑到她的臀部,轻轻抚摸,逐渐加大力道去揉捏起来,把嘴巴伸到她耳旁问道:「舒服吗?」师妹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师妹的肯定更刺激了我的行动,我伸出舌头在她的耳朵上轻轻舔了一下,她似乎收到了刺激,娇躯轻轻一抖,但是却没有不高兴,相反却用双手把我用的更紧了。
我一看有戏,更加紧了行动。用嘴唇在师妹精细的面庞上滑动着,亲吻着,头髮、眼睛、鼻子没有一处逃过我的双唇,直到她的小嘴上,此时的师妹面色通红,但却紧闭着嘴,我的舌头在上面滑来滑去但就是不得门而入。当然我的手也没闲着,又慢慢移到了她脖颈上抚摸着,接着又滑到圆润细緻裸露的肩头上,感受着她的肩头因为兴奋而在我掌心里不断的轻轻抖动,顺着她的香肩继续移动,我的手贴到了白净的背部,师妹背上的肌肤极其细嫩犹如绸缎一般光滑柔软,散发着诱人的光滑,我再也控制不了,手直接放到了她连衣裙背后的拉链上,直接拉到了底,这样一来她的整个背部彻底暴露出来,性感至极。
我的双手不断在她的背上抚摸着,滑动着,感受着这种美妙的感觉。师妹似乎也有了些反应,象徵性的又挣扎了一下,轻轻说着:「不要这样,不好。」
但我怎么会放弃这即将到手的美味,当她的小嘴第二次张开,刚要在说话的时候,我的嘴巴看準时机直接就晚上了她的嘴巴,舌头随即趁虚而入钻入了性感的樱桃小口里,拚命的在香舌上四周搅动着,贪婪地吸允着她嘴里由于兴奋而已经变得有些粘稠的口水,师妹似乎还重来没有受过这种刺激,口中的唾液及口水分泌的极其多,我当然将这些香甜美味的玉液舔的一滴不剩,接着移动舌头在朱唇、贝齿、香舌间四处穿梭,大饱口福。
在这突然而来的刺激下,师妹似乎又有点清醒过来,用力企图挣扎出我的怀抱,但是她没如愿。她的挣扎在我紧密怀抱里当然起不到任何作用,渐渐的,挣扎的力气开始减弱直至放弃抵抗。相反的是,似乎感受到了这种刺激的美妙,舌头已不像开始那样被动的等待我的进攻,而是开始主动迎合我,喘着粗气,把她那小嘴张到最大,柔腻的舌头有如灵蛇一般主动寻找着我的嘴唇,与我的舌头互相交缠在一起,由于她的酥胸和我紧紧的贴在一起没有一点空间,两只小手只能搬着我的肩膀,无助的抓来抓去。
师妹主动迎合,更加刺激了我内心的慾望,我的双手顺着她丰满结实的屁股向下滑到了大腿上。我掀起师妹的短裙,直接抚摸到包裹着大腿的那一层薄薄的黑色桶袜上,虽然没有接触到她的肌肤,但已经感受到了师妹大腿上脂肪的柔软和娇嫩。我隔着丝袜用力的在她的大腿根部抚摸、揉捏,师妹受到刺激后,双手抱紧我,嘴上更是不停地通过舌头与我交换着彼此口中的液体。
我大感刺激,兴奋之下,一手搂着师妹的后背,一手直接下探伸到她的腿弯处,稍一用力便将师妹柔弱无骨的娇躯横抱在怀里,转身向卧室走去。进了卧室,我将师妹放到床上。并没急于下手,先是站在床边静静的欣赏着床上躺着的师妹,简直就是绝色尤物。看着师妹那肌肤雪白细嫩,凹凸玲珑的身材,露出大半的酥胸,浑圆而饱满的乳房挤出一道「事业沟」。圆润的肩头,修长的大腿微微分开,披肩的长髮散开在床上,精雕细琢的艳丽容颜,整个躯体被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诱人曲线,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去享受那诱人的肉体。我脱掉了她那双精緻的高跟鞋,我用嘴隔着师妹的丝袜在她的修长美腿向上不断吻着,亲着,直到丝袜的尽头--大腿根部,感受着师妹腿部肌肤的弹性和肉感。终于师妹的丝袜被我完全脱掉了,师妹大腿小腿的比例太完美了,皮肤光滑白腻,没有一丝瑕疵。 .
这时候的我已经丧失了理智,迫不及待的用火烫的双唇吮吻她的粉脸、香颈,使她感到阵阵的酥痒,然后吻上她那呵气如兰的小嘴,沉醉的吮吸着她的香舌,双手抚摩着她那丰满圆润的身体。她也与我紧紧相拥,扭动身体,磨擦着她的身体的各个部位。
我将师妹的身体扶了起来靠在我的身上,解开了师妹束在腰间的黑色腰带,然后一颗、两颗……解开她胸前那一排黑色的袖扣,将她的连衣短裙从她的身体上褪了下来。现在师妹全身上下只有两件衣物来遮住她身体上最隐蔽的部位,师妹上身的肌肤和她的玉腿一样洁白细緻、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师妹的乳房更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不是那种变态的大,却十分的丰满,坚挺。她的黑色胸罩根本无法完全遮住这两座呼之欲出的乳峰,乳房那柔软的肌肤在胸罩的边缘裸露出来,令人垂涎。师妹今天居然穿了一条黑色的三角蕾丝内裤,恰到好处的包裹着师妹那女人最神秘美妙的敏感地带和挺拔的翘臀,但有几根阴毛还是不听话的从内裤的边缘跑了出来,让我看的全身热门血沸腾。我用一只手紧紧搂着师妹的脖子,亲吻着她的香唇,一只手隔着柔软的丝织长裙揉弄着她的乳房。乳房又大又富有弹性,真是妙不可言,不一会儿就感乳头硬了起来。我用两个指头轻轻捏了捏。
我伸手去按按师妹的胸部,她那种经常运动的处女乳房所展现出来的弹性真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我伸手到师妹的背后解开了她胸罩的搭扣,摘掉胸罩。没有了束缚的两座饱满娇嫩的乳峰就像小动物般跃然而出,在空气中傲然峭立着,微微颤动。乳峰顶部那两颗小小的乳头有如红樱桃般鲜红,我将它们含在口中,一股乳香和体香混合的味道扑鼻而入,沁人心脾。我决心解下师妹身上的最后束缚,去探寻我那梦寐以求的「处女地」。我用有些微微发抖的手,抓住师妹内裤的边缘将她身上最后那一点衣服脱了下来,那完美无瑕的洁白的胴体终于赤裸裸的呈现在我的面前。
师妹的阴毛并不是很多,倒三角整齐有序的排列在她那鲜红的阴户周围,我仔细观察师妹的阴户,柔软粉红色的阴唇紧紧闭合着,形成了一条细缝,我用舌头在上面舔了一下,没有任何的异味。
我再也无法等待,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小弟弟早已笔直的坚挺在空气中,催促我快点用它去开闢师妹那神秘中心地带。我抱起师妹,一股触电的感觉立刻传遍了我的全身。我们之间再没有任何衣物隔阂,两具赤裸裸的肉体紧紧地贴在一起,我感受着怀里的软玉温香,感受着师妹那光洁细嫩到极致的白皙肌肤与我的身体亲密接触所带来的快感。
我迫不及待把我那早已肿胀到有些发红的大阳具拿起来,在师妹的穴口不断的蹭着,摩擦着,找準位置,将那硬邦邦的大阳具对着师妹的穴口缓缓向内插入,但是感觉并不是十分顺利。我知道这是师妹的第一次,决对不能过于鲁莽。师妹阴道内壁的紧密,是我的小弟弟向前进的阻力,同时也受到莫大的刺激,我差点就直接射了出来。
我稳定一下心神,缓和一下我的情绪,才开始继续前进。突然,明显感觉到了阻力的增大,龟头已经感觉触到了一个薄膜挡住了我的去路。我知道那正是师妹最宝贵的东西,我双手扶在师妹的腰间,胯下缓缓用力向前顶去,生怕用力过猛弄疼了她。
随着力道的增加,感觉龟头突然一鬆,伴随师妹一声「啊!」我知道师妹的处女膜已经被我弄破了。我把出我的大鸡吧,果然一小点血迹从师妹的阴道中被带了出来,我想这正是师妹从女孩变成女人的象徵。
我怕师妹下面会很难受,并不急于马上把我阳具放入她的体内。而是把她的玉手放在我的鸡巴上。妹的手接触到我的鸡巴时,她慌忙缩了一下,但又不由自主地放了回来,用手把握着鸡巴。这时我的鸡巴已充血,大得根本握不过来,但师妹的手可真温柔,这一握,就让我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快感,我感觉照这样不用进去就一洩千里。
师妹羞得把整个身子躲进了我的怀里,接受着我的热吻和抚摸,她的手也开始套玩着我的鸡巴。而我一只手揉师妹的乳房,一只手伸进师妹的秘处,抚摩着她的小穴。师妹羞得把头低下,没有说话。而我再次将她娇小的身体搂入怀中,师妹的手仍紧紧的握着我的鸡巴。
我决心再次巴插入师妹的小穴里,还是和刚才一样的紧密,但经过刚才的刺激,阴道里已经分泌了不少的爱液,使得我第二次的进入顺利了不少。终于,我的小弟弟不在前进,龟头已经顶在了花心上,整根阴茎已经全部被师妹的嫩穴包裹在其中,温润、舒畅、刺激……我抓着师妹的玉乳,阴茎开始在阴道里慢慢抽插,每次抽插过后,我的龟头都狠狠地撞击在师妹的花心上,随着我的不断抽插,师妹的表情已经逐渐由开始的疼痛状转变为享受,陶醉,我知道师妹已经进入了状态,顾不断的加快抽插的频率,直到最后把鸡巴快要拔出小穴时有用力快速的插入,每次鸡巴和师妹蜜穴深处的撞击都会发出啪啪的响声。我兴奋到了极点,双手在她坚挺的酥胸上恣意的揉捏着,胯下的动作丝毫不减慢,随着每一次阳具插入我身前这个尤物的小穴里,一种男人征服了女人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师妹的身体在我的刺激下,分泌出了越来越多的爱液,让我的进入也越来越舒畅,就这样抽插了我也不知道多久,感觉龟头的刺激越来越强烈,精关一鬆,我积攒了很久的滚烫的精液全部注入了师妹的体内,我紧抱师妹的上身,随着她激烈起伏的胸脯喘着粗气,我从阴道中拔出已经疲软的阳具,看着我白色的浓浓的精液从师妹的洞口流出来,粘在她整齐的阴毛上,闪闪发亮,心满意足。
我也没有力气做任何事了,抱着小芸完美无瑕的躯体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当我起床时,师妹早就起来了,正在做早饭。我感到十分的欣喜,心想真是个贤妻良母。
「懒虫,太阳都照屁股了,赶紧起来吃饭了……」
我懒洋洋的在床上爬了起来,全身赤裸着走到她面前,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说:「早,谢谢你的爱心早餐,我先洗个澡」顺便问了一句她洗不洗。「你洗吧,我回去洗,我没带换的内衣……」
「先简单沖沖,吃晚饭咱俩去买几件……」
她没同意,我也没坚持。
我沖完澡出来看她正收拾房间,「别收拾了,一会我给家里保姆打电话让她来收拾」「多丢人呀,床单上都染上了,我得换下来洗洗」
「不用你整,保姆会办的,放那吧」突然我发现,师妹的胸前有两个小凸点,我的小弟弟好像安了弹簧似的一下蹦了起来,感觉很兴奋。原来师妹没有带胸罩。我赶紧走进她的跟前,将她抱起,一阵狂吻。开始师妹有点发懵,慢慢的她开始配合我,就这样我俩开始做起了「早操」。
自此我与师妹之间有了性爱生活后,她成了这个家的女主人,我俩从此便亲密得如恩爱夫妻。在我俩去过的很多地方都成为过我俩做爱的场所。在我的办公室做过、在我的教工公寓做过、在她的寝室做过,甚至在假期我俩还在我们教工寝室的走廊里做爱,当然最舒服的还是我们的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