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二十六章 暗夜遇警

时间:2017-11-12
用遥控锁了门,我坐在转角沙发上,环顾着身边或站或坐的这三名艳妾和两名贴身的俊丫头俏女佣。
  这可是我的女人里最得宠的几个啊,她们长得最漂亮,平日里又在我的大鸡巴和精液的浇灌培育下,更显得风骚出众、娇艳欲滴。
  我一手搂过「男人毒药」的大奶子桂华,将手伸进她的睡衣玩弄着那令我百玩不厌的「大白兔」,又用中指勾了仙娇,指指她那双穿着白色短袜和白色细高跟露趾凉鞋的俏美骚蹄。
  她知道我这是想玩她那双高跟美脚了,便识趣地从床头柜拿出一瓶香水往脚上喷了喷,往沙发角上一靠,含着羞将一双香喷喷的高跟嫩蹄伸到我的怀里任我亲吻、闻香、摸玩起来。
  我一边享受,一边让三名艳妾并列站在我面前的地板上为我跳「扭摆舞」,这是一种不怎么移动身子的舞蹈,脚下基本就是左脚碰右脚,右脚碰左脚。
  而手上动作就比较花哨多样了,有DISCO的甩手也有脱衣舞的动作,屁股和全身都随着音乐的节奏扭摆着,一会儿是侧身,一会儿又背过去,全身的线条和曲线如美女蛇一样扭动得十分生动诱人。
  三女脸蛋漂亮、媚眼钩魂,为了争宠曲意卖弄身段,嘴里还不时发出淫蕩的呻吟声,而身边的桂华不时献上香吻,仙娇也用她那双白色高跟嫩蹄隔着缎子睡袍摩弄着我的小兄弟,这么强烈的刺激下,我哪里还把持得住啊。
  我让艳妾们跳着舞扭着屁股脱内裤,这和脱衣舞没什么区别了。三女动作虽然多少有些生涩,但那种娇羞的小模样更让我冲动不已。
  我让她们脱了以后跳着扭到我的面前递给我欣赏,谢娟穿的是条黑色的小丁字裤,而月琴穿的是条淡兰色的透明纱裤,春花穿的是条绣白花透明三角裤,那带点腥臊透点热气的淫蕩性感的三角裤让我顿时兴奋得无法再继续忍受下去了。
  我大叫一声站了起来,让谢娟先两脚搭地横躺到床上,月琴头朝床外趴跪在她的身上,然后我脱了衣物,大大咧咧地站了过去。
  仙娇和桂华左右搀扶伺候着我,我让仙娇和桂华将裹着浅黑色长筒丝袜和黑色带袢高跟鞋的谢娟的两条长腿分别举了起来,那黑缎长裙子顺着白皙的大腿向根部滑落如同演出开幕的情景,一道鲜嫩红艳的肉缝显露在我的眼前,而这和趴在上面的大美人月琴的红艳的小嘴相映成趣……
  月琴一见这情景,顿时反应过来,嗔怒地骂着:「死白秋,你真下流,我们姐妹这么被你小子糟蹋还是人吗?」我一见她那嗔怒娇羞的骚媚模样觉得特冲动而有味。
  哪管她的反应,揭了她的空姐帽抓着她的黑油油整齐的髮髻,上身一挺将又大又硬又长的鸡巴撬开红唇耸进她的浪嘴里往喉咙深处捅了进去,让她的小手搭在我的鸡巴上,令她用小手捧着好好吹含。然后我又令青春甜美的春花跪在我身后为我推屁股、舔屁眼,让谢娟也在那头舔舔月琴的下身,就这样美美地享受起来。
  这种享受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俏丫头浪女佣左右搀扶着,漂亮优雅的空姐跪着为我吹箫、甜美俊俏的迎宾小姐为我推屁股、舔屁眼、绝色妩媚的交际花躺着露出骚逼任我临幸,这让我浑身发热,不由得暴躁激动起来。
  我捏着桂华的大奶子、和仙娇亲着嘴,鸡巴上下淫弄着,月琴的小嘴生动妩媚,而谢娟的骚逼紧浅香暖,最绝的是抽插着谢娟的浪穴再同时让月琴在上面舔含抚弄着,这时候春花也舔进了肛门,那一刻如同五雷轰顶的感觉,一股热流喷射进了谢娟的体内,我也兴奋过度,累倒在床上……
  大家一起将我的拖鞋脱了,扶到床上躺好,月琴和春花站起来用床头柜上的茶漱了口。
  我躺在床上左拥右抱着谢娟和月琴亲嘴,让桂华用大奶子替我按摩消乏,而春花和仙娇两名青春甜美的少女跪在下面舔弄着小兄弟,酝酿着怎么来个梅开二度好尽兴欢娱个够呢。
  正在这个时候,一阵有些怪异的铃声响了起来……
  「有情况」,听到这种声音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推开床上的群女,光着身子打开衣橱通过暗门溜进了第二监控室。
  我打开了屏幕开动了启动键,和第一监控室的张华英取得了联繫。
  「有什么问题?」我急切地问。
  「再着急也要把衣服穿上吧,我的爷,光着身子会着凉的呢。」音箱中传来了华英取笑我的声音。
  糟糕,我连双向监控一起打开了,管他的,反正是自己的女人。
  「华英,别逗了,有什么情况,快说!」我有些着急起来。
  「报告老爷,」这一嗓子听起来怪怪地,「机器出了一点故障,刚才排除了以后,发现有一个可疑的红点在山庄出没,我想可能有名不速之客来了。」
  「是吗?那她在什么範围活动呢?」
  「刚才好像在您的卧室附近,现在看来是想离开呢。」想到自己刚才无耻淫蕩的那些事情,我的脸有些泛红,但所幸现在头脑还是清醒的。
  「你打开警戒控制开关没有呢?」
  「开了,他是插翅难逃了呢!」华英自信地说着。
  「别太大意,大意失荆州啊!」我提醒她说:「这样吧,你通知亚丽和晓兰穿好衣服、带好装备在大门附近守好,我马上出去,你继续监视。」
  现在没有办法了,旁边屋里那几个暂时派不上用场,当然,等爷收拾了那个小贼以后再回来干她们好了,今天哪里能这么容易地放过她们啊!
  这里的装备一应俱全,当我开始穿戴起来的时候,月琴和春花走了进来,看来都是简单梳洗化妆了一下。
  我将两女搂进怀里,双手不老实地摸了摸她们挺翘结实的屁股蛋子。
  「穿内裤了吗?」
  「没穿,等着伺候爷呢。」一身空姐打扮的月琴越来越风骚够味,「今天谢娟可是饱吃了一顿,我们两个可没人疼啊!」
  「是啊,人家也等着爷呢。」穿着迎宾旗袍俏丽的春花也在一旁帮腔。
  我看了看,笑着说:「都给我老实呆着,等爷回来一个都跑不掉的。」
  「您要到哪里去呢?深更半夜的。」春花担心地问。
  「有个小贼闯进来了,刚才华英给我报了警,我要出去好好收拾收拾这个小贼。」我自己壮着胆说着。
  「那你可要多小心啊!」月琴和春花一边嘱咐着,一边服侍我穿戴好了。
  我一身黑衣潜入了夜色中,这可是蔡经理她们为我特製的,听说是特警队穿的,谁知道是真是假。
  不过装备挺齐全的,兜里有软手铐,手里拿着电警棍,腰里别着捕网枪还有麻醉弹,特别是通过耳机式对讲机可以和一号监控的华英随时保持联繫,我心想那老美的数码战士不外也就这水平了呢。
  「目标出现在综合楼附近。」耳机里传来华英的声音。
  「华英,你想不想爷啊?」我一边向综合楼走去,一边挑逗着我的这位健美俏丽的女保安队长。
  「爷,别逗了,抓贼要紧呢。」
  「好吧,今天抓了贼,等爷好好休息一下(今天情债太多),明天爷好好疼你一次。」我看快到了,收了口,静谧的夜色里只听见我的软底鞋在路上走着的沙沙声。
  「快,爷,好像要逃跑呢,往楼后的墙边移动着。」
  「那里是不是有棵树?」
  「是啊。」
  「华英,你赶快确认一下墙上我附设的两道电网是否通了电。」
  「通了电,但好像有点问题。」
  「什么问题?」
  「我也说不清,怕不要被他破坏了呢。」
  「别想那么多,我快到了。」说着,我一路小跑着到了综合楼后面的区域。
  别说,气喘吁吁地,刚才干谢娟她们是有点消耗体力,他妈的,又输精子又输体力,何苦来着,女人啊,的确是我今生的魔。
  我站在综合楼的墙角处往围墙边看,那棵树上的确有个人影,小子是把这树当梯子用呢。不过,那人好像遇到了点麻烦,正在努力摆脱什么。
  我想起来了,当时为了怕人爬树,我在树上刷了些粘性特强的树脂,就像粘鼠板一样,这么些日子日晒雨淋地,居然还有点效果,粘住了这只大老鼠呢。
  我看这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吗,便一鼓气冲了过去,大声喊「别动」。强光手电往上一照,树上穿着身软质黑衣的一小子正挣扎着呢,看我扑了过来,他也慌了。
  情急之中,双脚脱了被粘住的鞋子,露出一双白脚就往墙上飞扑过去,这架势还不像一般的小贼,有点功夫底子的样子呢。
  我一看小子要窜,哪能让他得逞啊,掏出捕网枪对着他兜头盖脑就是一下,一张大网飞了出去,小子顿时被罩住跌了下来。
  看见地上黑糊糊的一团,我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特厌恶的感觉,但想到亚丽和晓兰恐怕对付不了他,还是只有自己来。
  于是掏出湿润的乙醚毛巾扑着骑了上去,黑暗中摸到他的头用手勒着额头抬起来,毛巾往鼻子嘴上就是一捂,没动弹两下就安静了下来。
  我捂着他的嘴好一会儿,看着确实晕过去了才放了手。不过这一骑觉得下面浑身柔软细腻,不像个男人的样子。只是这年头,奶油小生小白脸太多了,反正他人事不醒任我宰割,要验证一下太简单了呢。
  我伸手往自己猎物的胸脯上摸过去,触手柔滑鼓胀,那不是一对奶子又是什么?胯下一掏也没有那话儿,真的是个雌儿!
  还幸亏是个雌儿,要不这春夏之交的深夜一两点钟,我耗在外面让夜风侵袭着,受这活罪何苦来着,再遇上个一文不名的公的,还有什么劲啊。管她是来干什么的,先关起来再说,进了我的领地那还不是由着我的性子来。
  亚丽和晓兰终于来了,战战兢兢的样子,哪里能上战场啊,可能一听见枪响就要跑,也难为这两个漂亮的小丫头了。我告诉她们已经都捆好了,就差嘴了,点了亚丽试试手,用汗巾封她的嘴,亚丽头一次干,手脚有点慢,幸亏是捆了的呢。
  「爷,她好像用长筒丝袜蒙了面呢。」她封完后提醒我,我触手一摸,细腻就手,不是丝袜的感觉又能是什么,心想这女贼还挺专业的呢。
  女贼身体挺轻的,我看亚丽和晓兰都是女流之辈,性格温柔,气力也不怎么够,平生一股豪气将这俘虏往肩上一甩就往我的别墅背。
  先走一段还觉得挺轻巧,后面扛着扛着就觉得日渐艰难起来,肩头的重量越来越重,双脚也有些发软战抖,这身子可真有些被淘空了呢。
  还好没多远,扛到半路上的时候,华英迎了过来。不知怎么回事,看到她这个女保安队长我就觉得特安心。
  进别墅的时候,楼上五女都下来了,眼睛红红的没睡好的样子。大家可能通过监控知道了全部的情况,都很兴奋地来迎接我。
  我也像个凯旋的英雄,将猎物往客厅的地毯上一扔,环视着簇拥在周围的女人们,看见这么多高跟美女莺莺燕燕地站在一堆,胯下这不争气的鸡巴又出来捣乱,像是恢复了活力一样。
  这时候,我只想着简单收拾一下局面后就搂着我的艳妾俏婢再到床上去重温春梦。